<nobr id="h1h7l"><nobr id="h1h7l"><menuitem id="h1h7l"></menuitem></nobr></nobr>
    <form id="h1h7l"></form>

      <th id="h1h7l"></th>

            <track id="h1h7l"></track>

              <i id="h1h7l"></i>

            <address id="h1h7l"><dfn id="h1h7l"><cite id="h1h7l"></cite></dfn></address>
            <var id="h1h7l"><menuitem id="h1h7l"><p id="h1h7l"></p></menuitem></var>

            <p id="h1h7l"><del id="h1h7l"><span id="h1h7l"></span></del></p>
            <dfn id="h1h7l"><menuitem id="h1h7l"><listing id="h1h7l"></listing></menuitem></dfn>

            <del id="h1h7l"><font id="h1h7l"><pre id="h1h7l"></pre></font></del>

            全球棉紡織貿易格局的可視化解析

            2018年以來,自美國“301調查”開始的貿易摩擦,裹挾著貿易保護主義的風潮,開始逐步改變人們對全球棉花及紡織行業的既有觀念,從原料產出、加工到消費市場,一場可能改變近幾十年來行業格局的變化正在悄悄到來。隨著儲備棉去庫存的基本完成,國內棉紡織產業供應端結構也將面臨轉型,我們創造性地采用可視化的方式,將全球主要棉花出口和服裝消費地區的數據直觀地展示出來,力求打開一扇觀察世界棉紡織產業的小窗口,以管中窺豹(圖1).

            2018年9月至2019年3月,以圖中五個主要棉花出口國2018年度出口量總和為基數,美棉出口占總量的44.2%,其余四國占55.8%,其中僅巴西和澳大利亞兩國之和就占總到出口量的36.9%,已接近美棉的出口規模,這些數字證明,美國棉花確實在如今全球棉花供應中占主導地位,但對于我國而言,其它主要產棉國家對美棉的替代性也不可忽略。此外,從全球主要棉花出口國格局分布可知,在2017/18到2018/19短短一年間,美棉出口總量同比下降約14.3%,而巴西與澳大利亞棉花出口則分別同比增長75.7%和24.4%,美國棉花出口量與巴西、澳洲等國家形成顯著的“蹺蹺板效應”。

            圖1 2018年9月至2019年3月全球主要棉花出口國出口量分布

            2018年9月至2019年3月,以六個主要服裝進口地區2018年度進口量總和為基數,美國和歐盟28國的服裝進口總金額分別占貿易總規模的39.7%和 41.7%,而歐盟、日本、韓國和中國臺灣的服裝進口總量,占貿易總額的58.2%,由此可見全球服裝消費市場呈現出較強的聚集效應。此外還可看到,經歷2017/18至2018/19年度宏觀環境的巨變,服裝消費市場受到直接負面沖擊影響的,反而是歐盟地區國家(進口額同比微幅下滑0.5%),而美國服裝進口則繼續維持6.2%的同比增長率,這些數據一方面表明,美國市場消費力確實如其宏觀經濟數據所證實的,在主要經濟體中最為強勁,此外還顯示出,2018年以來美國實行的諸多攻擊性貿易保護舉措,也未能如愿令其逆差形勢產生短期改變,這可能也是中美貿易摩擦走向目前仍然充滿疑云的誘因之一(圖2)。

            白丝开裆旗袍喷水自慰